博友圈-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广告公司

皇城国际

查看: 1|回复: 0

爱如落叶

[复制链接]

6614

主题

0

好友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兑换优惠卷
0
金钱
6619
博金币
5
钻石
0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爱如落叶
  

  爱如落叶

  ——镜花水月

  

  

  幽远深邃的天空中,南飞的大雁归飞正急;绵延千里的群山里,枯黄的树叶飞舞正紧。

  秋风萧瑟!

  一片树林,一块平地,一湾清泉,一间茅屋,一座青冢。这,就是我和她的全部世界。

  爱如落叶!

  六十五年前,在北上的列车中,我和她邂逅。那年,她二十岁,我二十一岁。

  当年的我,刚刚跃出农门,考进武汉大学,还是一个不善言谈,腼腆害羞的小伙子。而她,则出身于书香门第,活泼可爱,真诚大方,在同济医科大读书。

  那一次,我们谈了很多。儿时趣事,中学生涯,大学生活,人生理想,更多的是世间百态。奇怪的是,我们的想法竟是惊人的相似。现在想起来,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把我们牵到了一起。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吧。

  那次是国庆长假,我乘车回郑州老家,她则是独自到河南旅游,因没买到坐票,就站在我旁边的空隙。腼腆的我抬头看到身边被挤得站立不稳的她,想给她让个座位,请她坐下。可是嘴巴张了几次,就是开不了口,一次比一次窘迫,一次比一次脸红。还是她主动开口了“同学,往里面挪一下,给我让个位置好吗?”

  我不好意思地移了一下身子,让她坐下。

  车上的人越上越多,后来,她不得不紧紧地靠在我的身上。我明显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儿有“肌肤之亲”吧。从记事起,就是和母亲,我也没这么亲近过。

  我不敢和她搭腔,怕被怀疑有非分之想。她却丝毫没有这种顾虑“你是武大的吧”。“你怎么知道?”我问她。

  “同志,从你的校服我就看出来了。”她很开朗地笑了。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你是……?”

  “噢,我是同济医科大的,咱们两个学校靠得很近。你学什么专业的?”

  “我是艺术系的。”

  “艺术系的?是唱歌啊还是绘画啊?”她充满了好奇。

  我笑了,“都不是,我们是艺术系,但我们是文学类的。你呢?”

  “我是英语护理专业”

  ……

  我问她到哪去。她说要到洛阳的崇山少林寺。我一听乐了,“少林寺在我们郑州,什么时候跑到洛阳去了?”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天啊,是同学告诉我的。不过没什么了,听说洛阳也蛮好玩的。”

  我们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话题也由学习延展到各个方面。

  临下车时,我竟主动跟她要了联系方式,也把我的地址给了她。

  上天总喜欢捉弄人,然后看着别人的狼狈样,自己偷偷地乐。

  我那时还没感觉到,其实上天已经把一份最珍贵的感情安放在我毫无准备的我身上,要我去去把握,去体验.

  鬼使神差地,我一到家就给她打电话,可是没接通,在焦虑中度过了三天之后,我终于和她联系上了。我告诉她,一个人出门在外,要小心加小心。“还好了,我这可是第n次独自出远门了。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好好地跟家人团聚吧。”一听到她的话我就笑了。当时感到奇怪,一向不苟言笑的我也会笑得这么频繁,这么开心?

  回到武汉以后,我迫不及待地给她打电话,跟她分享与家人团聚的快乐。她也告诉我她在洛阳的风闻。我只觉得话从她口中出来,就像一曲曲动人的旋律,即便简单的一个“嗯”字也是跳动的音符。

  我第一次有了真正的生命。

  第二年,武大樱花烂漫的时节,春光融融,惠风和畅。

  一个周五晚上,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大吃一惊。因为她给我写过不少信全国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但还从没打过电话。然后她说,她想来武大看樱花,和她的三个室友一起。要我帮个忙。四十多年前的武大每逢樱花节都要封校,对外来人员收取门票。我自然很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却出现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爱心大使了麻烦。

  人多得不敢想象,她在人群中间,我和好友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在历尽了千辛万苦,即将放弃时,我听到了她叫我名字的声音。猛抬头,身边的一个女孩儿正冲我招手。应该是她吧,我冲她笑了笑。她也笑了,“我等你等地好辛苦。”

  后来,我们就在武大闲逛,赏樱花,登珞珈,留了很多影。其实,我是不大愿意照相的,每当她们提出要给我照相时,我都婉言谢绝。善解人意的她知道我不好意思,每当这时,她就会主动提出,“给我们俩合一张”。

  如果说火车上充满尘世的喧嚣的话,林木蔽日的武大则是一块极好的心灵宿营地。这天我们谈得最多的是为人处世哲学。奇怪的是我们虽然家庭背景不同,但对待人世百态的看法竟是如此相似。

  我说我最看不惯某些人的故作矜持,她说她喜欢看到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戴了多重面具的人;我说我为人大大咧咧,不修边副,她说她从小就跟男孩子在一块玩,像个疯丫头;我说我做事直来直去,不说假话,她说她没少因为直截了当得罪人。我说我向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她说她渴望无欲无求的闲适心境……总之,一切都那么相似。我相信,缘分自有天定。

  在那之前,我一直把她当作我的动力而不是目标,因为我只是羡慕她的优秀,把她当偶像崇拜;而那之后,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上她了,这个喜欢远远超出了一般朋友的喜欢,达到上爱的高度。不为别的,就为和她在一起时的感觉,那份恬淡自然,那份静谧舒适。说实话,她不是特别漂亮,但却很有气质,是那种让人一见就难以忘记的女孩儿。

  于是,每天晚上我都上网,给她留言,对她诉说我的烦恼,同她分享我的快乐。那时候,天总是很蓝,太阳总是在空中蜗行,而婆娑的月光也总是很晚才照到我的窗前。我想,那可以穿透一切黑暗的月光定然能把我的思恋送到她的梦中。

  她说,她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因为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真正地做回她自己。

  终于,我跟她表白了,还是在网上。因为我不是一个坚强的男人,我怕,所以不敢约她出来当面讲。然后我给她去了一封长达三千多字的信,再度表明我的心迹。
怎么治好白癜风

  接下来的一周我是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的。

  周六下午,我正在午休,一个同学把信送进来了,我说,放在下面吧,现在没激情看。猛地一想,不对,飞快地从床上跳下来,然后就看到了信封上她那隽秀的字体。

  其实我早已感觉到了结果。用颤抖的双手拆开信封,然后又怀着一颗平静的心读完那封寄托着她歉意和深情的信。

  我笑了。

  同学好奇地问,她同意做你女朋友了?我不语,把信递给他。他读完后,沉默。良久,他说,我真不知白癜风用什么药道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我知道,你那看似简单轻松的笑不知蕴涵着多少哀怨辛酸,你的心在流血。

  我拍拍他的肩膀,没事,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他磨蹭了半天,你可别想不开啊。我又笑了,男人嘛,有什么想不开的,只不过需要一点时间罢了。他将信将疑地走了出去。

  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千行。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醉了,只喝了一瓶白酒。平时那么一点酒是不足以把我醉倒的。

  酒不醉人人自醉!

  她在信中说,你没有错,只可惜来晚了一步。

  这件事并没有影响我们的交往,相反我们的感情更加浑厚了。

  后来,她组建起了自己的家庭,新郎就是那个比我先来一步的人。她们有了一双儿女,一家人过得很幸福。再后来,那个先到的人因车祸先走一步,离她而去。我则恪守着当年对她的承诺,一生未娶,独守着心灵那份素净的美丽。

  六十六岁那年,在送走了我最后一位亲人——九旬老母之后,我来到了这里。当然,没忘记告诉她。

  这里什么都有:青山,绿树,娇莺,清泉……

  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颗淡泊寡欲的心。

  她来了,来在一个落叶纷飞的季节,来在一个雾笼青山,月笼寒水的黄昏。

  我说,你来了。

  她说,我来了。

  ……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她终于没能迈过八十四这道坎。就在去年,在枯叶随风飘逝的季节,她这枚曾经光彩照人的华叶永久地飘落,带走了我无限的思念。

  六十余载的风尘岁月,枯黄落叶飞舞依旧,

  六十余载的悲欢离合,深沉爱恋萦绕不断。

    

  

  联系方式:(电话)027-8734857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博友圈-手机版|博友圈-论坛

GMT+8, 2019-1-20 07:29 , Processed in 0.32700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Boyouq X2.5 Licensed

© 2001-2012 Boyouq. style by Sky Soul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