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友圈-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广告公司

皇城国际

查看: 1|回复: 0

青城伤 00arlgzm

[复制链接]

722

主题

0

好友

435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该用户从未签到

兑换优惠卷
0
金钱
727
博金币
5
钻石
0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战争又开始了。   

  城内的居民家家门户紧闭,就连做生意的店铺也提前打烊了。只是,越到战争时期,我的生意就会越好,只因我的行业是与尸体打交道的。   

  一个面容丑陋、无父无母、无兄无妹的女人,很容易给人疏离感,更何况她还是做棺木行业的。   

  青城内,没有人知道我从哪来。只知道在某一天醒来的时候,一个丑女子就在一偏僻的店铺开张了,做的还是人人厌恶的棺木行业。   

  没有人喜欢莅临棺木行,因为那将预示着自家有人过世,所以这是一行让人避而远之的行业。   

  四邻对我的漠视,我从不放在心上,就像我从不放任何事在心上一样。   

     

  二.   

  坐在门边,扎着葬礼要用的花圈,我看着偶尔路过的行人脸上慌张的神色,笑的苍凉。   

  又要战争了,因为领主者的那点私欲,搞得民不聊生、血流成河。许多家庭更是因此破碎,夫离子散。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一位估约15、6岁的男孩闯进了我的店铺。他伏在门边大口的喘气,许久才抬头对我说。“一场丧事的费用是多少?”   

  看着他因奔跑而略显潮红的脸,我呆愣了片刻。“五钱银子。”   

  他听后立刻转身跑开了。一盏茶的时间,他推着一老者的尸首来到了我面前。“这是家父,因病去世了,请老板帮忙打点一下丧事。至于丧事的费用,我身上暂无分文,还望老板能让我做工抵还。”   

  看了看老者的面容,我眼中闪过了一丝光亮。继而又恢复了原有的死灰色,仿佛什么事都不能让我动容。“好。”   南宁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

  “谢谢老板,丧事请尽快举行。”   

  老板下葬的那天,只有男孩一个人,有点孤寂的葬礼。从始至终,男孩都没有哭过一丝,不知是眼泪早已哭干,还是世态炎凉让他早已忘了哭泣。   

  对着坟墓守了三天孝,男孩就来找我了。“我叫齐乱,以后店中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么,请尽可吩咐我。”   

  就这样,孤寂的生活中多了一丝鲜活。石家庄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地址只是未来会怎样,我们都无法预料。如果可以预料的话,结果是不是会有些许的改变?   

  “吴老板,这是你家丧事要用的东西,我店已准备齐全,请您查看。”齐乱熟练地从柜中拿出一些丧事要用的东西递给吴老板。   

  看着他熟稔的动作与吴老板满意的神色,我突然发现有个人在身边挺好。低下头继续扎着花圈,微笑在嘴边扬起,生活原来也可以如此这般的过着。   

  “在笑什么?”齐乱来到我身边接过我手上的活计问我。   

  “没有。”面孔忽而变得僵硬,我扭头看向门外。   

  “第一次见你笑,很好看。”齐乱真诚的望向我的眼睛。   

  “专心做工。”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没有人说过我好看,可是这个叫齐乱的男孩却这样说了,眼神是那样的真挚。   

  “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叫什么?”   

  “我叫……”停顿的时间很长,很长,长到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的轮回。“无心。”我轻吟出这个名字。   

  “无心?一个人怎么会没有心呢?”   

  “因为心被遗失了,忘了回来的路。”我扭头望向齐乱,透过他的眼神我看到了某些东西在那里跳动。   

  “那么,我帮你把心找回来吧。”类似于一个承诺,一个关于我们的承诺。   

     

  三.   

  “无心,城外的梅花开了,我给你掐回了几株。”齐乱如孩童般欣喜的跑进店铺,邀功似得把梅花递到我面前。   

  “它的美应该属于梅花林,而不是我。”接过梅花,我神色黯然。   

  听到我的话语,齐乱泄气的耸下了肩膀。“我只是想让你高兴。”   

  拿着梅花的手顿了顿,这个孩子。捧着梅花,我将梅花插了进去。“看,我插的是不是很漂亮?”把花拿到齐乱眼前,我特意夸大表情。   

  “那当然,这可是我掐的梅花。”孩童的思绪总是转变的很快,稍一打岔,他便会忘了原有的初衷。   

  看着洋洋得意的齐乱那满脸的孩子气,我陷入了沉思。   

  “无心,在想什么?”齐乱谁知道患白癜风能吃哪些水果ansz.com]福建白癜风医院地址凑上脑袋问我。   

  “我在想,你个孩子为什么总不叫我姐姐。”敲了敲他的脑袋,我转移话题。   

  “为什么要叫你姐姐?你又不比我大多少。”嘟了嘟嘴,他不满的瞧向我。   

  “不比你大多少也要叫,叫姐姐。”   

  “我不要,我不想叫无心姐姐,无心不是齐乱的姐姐。”突然的认真,让我有点无措,齐乱眼底的波动更是让我慌了神。   

  “好嘛,不叫就不叫,真是小孩子脾气。”我小声嘀咕着。   

  “你又说我是小孩子,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齐乱撒娇的看着我,一脸的纯善无辜。   

  “好,好,你长大了,齐乱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是呀,无心都变低了呢!”齐乱抚了抚我的头发,笑的调皮。   

  “什么我变低了,明明是你长高了。说你小你还不愿意,现在说错话了吧!”   

  生活还在继续,这样的事情时而发生,让人啼笑皆非。只是,有些事情不愿提起,谁都不去触碰。因为彼此都知道,揭开真相后便再也回不到原点了。小心的,在那仅剩的时间内自我欺骗。寻找一方乐土,一些让人作为回忆的片段。   

     

  四.   

  最近,城内的气氛越来越沉重。全城上下人心惶惶,到处都在传言炎城攻占了其它四城,将要统一各城了。本以为青城是一块乐土,没想到请问胸部有白点是什么病战争的余怒已然波及至此。   

  我和齐乱窝在店铺,很少出去。直到有一天,猛然听见外面嘈杂声四起,我们慌忙走出店铺。   

  “老伯,请问是哪支队伍驻扎在城外?”拉住一身背包裹快步疾走的老伯,我问出了声。   

  “是炎城的队伍,他们要来攻打我们青城了。”老伯说完,慌忙挣脱我的手奔出了城门。   

  听到老伯的话,手猛然垂落。“炎城,炎城……”我魂不守舍的回到店铺,把自己关在了房内,任凭齐乱在门外焦急的拍打。   

  终于还是来了,沉寂了一年,他们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当初的我太天真,以为只要离开就会平安无事,没想到现在却把青城也牵扯了进来。   

  打开房门,我对站在门外的齐乱说。“你走吧,五钱银子你已还完。”   

  “不要,我要留在这里陪你。”他的眼神里透着坚定。   

  “战争即将开始,你还是回炎城去吧!下次见面,我们便是兵戎相见了。”   

  “你……你早就知道我是谁?”齐乱满脸惊愕的看着我。   

  “炎翼,炎城的二公子,炎炽的弟弟。不用那么惊讶,你们的计划原本天衣无缝。只是他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博友圈-手机版|博友圈-论坛

GMT+8, 2019-1-20 07:24 , Processed in 0.29967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Boyouq X2.5 Licensed

© 2001-2012 Boyouq. style by Sky Soul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