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友圈-论坛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广告公司

皇城国际

查看: 0|回复: 0

眷眷难忘姐妹花

[复制链接]

3888

主题

0

好友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兑换优惠卷
0
金钱
3893
博金币
5
钻石
0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眷眷难忘姐妹花【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3028字
  
  
  眷眷难忘姐妹花
  ——春天枝
  
  
    
  今年国庆节放假,令我最高兴的事情之一,就是在赴南宁参加学生聚会期间,总算见到了一别29年的一对姐妹花——梁小丽和梁海波。
  当年,姐姐梁小丽读四年级,妹妹梁海波读二年级。我做教师的时候,年纪不过长她们10岁左右,年轻人火旺气盛,在课堂上难免爱训斥学生,对个别跳皮捣蛋的学生,我还动手进行体罚呢(如今回想起来,真不好意思)!
  那年,姐妹花刚刚从别的学校转学来。第一天开学,两姐妹来报名注册,我第一眼看见她们穿得花枝招展,头发上扎着一朵醒目的大红花。姐姐生性活泼,远远就听见她在一大堆学生中叽哩呱啦,不时发出几声尖巧的笑声,特别抢人眼球。我见罢,低声和另一位老师私下议论她是资产阶级小姐。也许她耳朵好尖,立刻敛息笑声,向我乜视了一眼。
  由于第一印象的固定心理作用,在一段时间的教学工作中,我对她的表现持着一种成见,时不时在班上批评她几句,或者说她“劳动怕脏啦”,“喜欢拉小山头啦”,“对教师没有礼貎啦”等等。上课提问的时候,她和许多同学纷纷举手争着要回答,而我不想让她表现逞强,结果一个学期没有让她站来回答课堂提问。这下,她对我越来越有意见了。
  她看到班上好多同学经常得到表扬,感到好嫉妒,好委屈。于是,回到家里向母亲告状,说我恨她,对全班同学都看得起,就是看不起她。
  过些日子,我知道这事后,当即把她叫到办公室,重重地训了她一顿,说着说着,她抹着汪汪泪眼哭泣了。叫她离开办公室时,我还挖苦她一句:“放学后,你又回家告诉你妈妈听呀,说那个春天枝小老师又欺负你这个娇娇小姐啦!”
  在日后的教学工作中,我和她的师生关系越闹越僵。私下,她对同学说:“在全校老师中,我最怕那个春天枝老师,一见到他我的心就怦怦跳!”平时在路上,我们几个老师在一起走,她如果无法避开,只和其余老师打呼,对我只做个鬼脸嘻笑一声就跑开了。
  后来,校长和工宣队长批评我教学方法不好,别的老师也提醒我要注意改正工作态度。在家长会上,我也被家长批评了。我回想起自己与她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感到自己确实有不对的地方,我毕竟是个教师,而她还是个小学生,是个受教育者,我有什么理由要冷落她,以至心存偏见呢?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到她家进行家访了。
  走进她家里,其母亲好热情,又是端来凳子给我坐,又是给我倒开水。其小女儿海波问了我一声好,而她害羞地抿嘴一笑,就算是打招呼了。
  我坐下后,她妈妈对我说:“我经常讲小丽,问她为什么都不问陈老师,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怕你,我是希望老师与学生、我的女儿和老天津市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师搞好师生关系、搞好团结的。只是小丽的性格太倔强,太任性,你以后对她说话时语气温和些,她才能听得进去。……”
  后来,我努力接触她,终于有一天晚自习课里,她来到我的办公室,娇巧地喊了一声:“陈老师——我妈说,有点事找你。”
  久违了的称呼啊!我刚转过脸去,还没有看清是她,她便害羞地闪开了。也许是因为她与我、我与她之间的隔阂太久,留下的误会太深,一下子不能完全愈合的缘故吧。不管怎么说,听到她这一久违的招呼,我也感到好欣慰了。
  在我做了短短三年时间的老师日子里,我先后给姐妹俩当过班主任或上过主课,作为妹妹海波的性格与其姐姐相反,很文静。平时很少说话,老师叫站起来回答课堂提问,她话未说,脸就先泛红了,一副十分害羞的样子。正因为如此,她在我的脑海中留下的记忆不太清晰。
  不久,因为工作需要,我调离马安学校了。离开学女性白癜风好治校那天下午,不少学生来向我送行。我坐在汽车上,东张西望,始终没有见到那张多多少少曾经对我有些怨气的脸。
  弹指一挥间,将近30年过去,我时常回忆起曾经在学校教学的那段日子。每每想起那些日子的往事,姐妹花的影子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是一张美丽的笑脸,那是一双曾经忧怨的眼睛,那是一张厉害的嘴巴,当然,还有她妹妹那一张文静的心静如水的姿影啊。当年,我有写日记的爱好,日记中,写下了多少和她争来吵去的话题,记录了多少我对自己不知如何教育好她的感慨,也记录了几多对她的怨言和恼火。因为和她曾产生过不愉快的圪瘩,这些日记使我对她的印象特别深,随着风风雨雨的洗涮,对她产生的内疚与忏悔的痕迹也随之越来越深。每次夜里打开日记本,看到那些记录她的事情,总是想着有一天能见到她,向她道歉。是的,当年我真的太年轻和幼稚,与其说是她的老师,倒不如说是大哥而已。我与她只是同龄人罢。现在想起来,我是一个很不合格的大哥,当年伤透了小妹的心。如果江河能倒流,太阳能西出,我保证重新做个合格的大哥,决不会再惹小妹妹伤心了。
  没想到,这次六年级学生聚会后的第二天中午,我刚从人民公园游玩回来准备休息,就接到一位在南宁工作的小宾老师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去赴宴。很快,他驾着摩托车来接我。路上,他说,今天又有几位女学生来了。我问是谁,他不肯告诉我。带着满腹狐疑来到了酒楼,昨天聚会上没出现的几个学生马上热情地向我打招呼了,一个穿着黑底白色碎花点的女学生笑着对我说:
  “陈老师,你还记得我吗?”
  都说女大十八变,何况她从当年小女孩子的模样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了,我努力搜索记忆中的碎片,几乎绞尽了脑汁,也无法把零星的碎片合成一个完整的清晰的形象。我摇摇头,连连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你告诉我,好吗?”
  陈小宾老师立刻调侃地对我说:“不行,你要认真想,想不出来今天这桌酒菜由你来埋单。”
  我不得不继续调动大脑的全部思维,想了半天还是猜想不出来她的名字。好几分钟过去,小宾提醒我:“想想,她们两姐妹的啊,曾经在一起跳舞的。”她的妹妹也在这里,你猜猜她们姐妹谁是谁?”
  真的难为我杭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了,看到大伙儿一个个奚笑我,我只好傻乎乎地笑道:“你们告诉我吧,我好笨哦!”
  末了,还是她告诉我说:“我是梁小丽啊,诺,这是我妹妹海波。”
  尽管她说出名字后,我还是无法将当年那个小姑娘的形象和现在已步入中年而且稍稍开始发福的她拼凑在一个模型内。唉,花开花谢,岁月无情。难怪诗人喟然长叹:“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是的,29年过去,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哪!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他的生理上、心理上,同样发生了无法遏止的人生变化。青春易逝,岁月如梭。
  当天晚上,小丽邀请我们一起到她承包的招待所里唱歌叙旧。在交谈中,她告诉我说:“陈老师,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就是不知道你的电话和具体单位。”
  随后她喋喋不休地说起她当年的不是,为她小时候不懂事感到内疚。她说:“听小宾老师说,你今天要去杨美古镇游玩,我以为又无法见到你了。你不知道,如果今天与你错过见面的机会,我心里肯定有好多遗憾。”
  没想到,她也和我有着相同的想法。这时我也向她表示了诚挚的道歉,这是迟来了29年的道歉啊!时间虽然太晚了,但毕竟释放了多年来积郁在心中的内疚,感到好开心,浑身变得轻松起来。我为当年教学工作中留下的师生情感动得在心底里唏嘘不已。
  第二天中午,我们要离开南宁了,临行前,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再三叮咛道:“陈老师,以后有机会来南宁玩,千万要到我这儿哦。当年,你离开学校时,我一张相片也没有送给你留念。”
  她的话语很轻盈,却如一溪清流缓缓地在我的心中流淌,滋润了我的心田。
  汽车缓缓地开动了,我透过车窗,只见她频频向我们摇摇手。这左右摆动的手势里,饱含多少浓浓的师生情,饱含多少依依不舍的誊恋。再见了!美丽的姐妹花;我爱你,美丽的姐妹花!我在心里轻轻地呼唤……
    
    
  2004-10-6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联系方式:(Email)ctz5311@tom.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博友圈-手机版|博友圈-论坛

GMT+8, 2019-1-20 05:14 , Processed in 0.30815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Boyouq X2.5 Licensed

© 2001-2012 Boyouq. style by Sky Soul

回顶部